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homs_cheung

⊙诸行无常:意指世间一切事物,皆在刹那间迁流变异,无一常住不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中国85%家庭有产权房 住房民怨系炒作  

2010-04-09 11:09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任志强中国85%家庭有产权房 住房民怨系炒作

参加凤凰卫视3月24日《锵锵三人行》

 

窦文涛:许老师,你看谁来了?中国房地产业第一炮手,任志强老总来了。

许子东:众人爱,众人恨的对象。

窦文涛:不过我看任总,我看你现在不光是个打炮的,还是个坐台的。对于媒体来说,今天他来做节目之前,给我发微博说,央视说要采访,录像一小时播了几分钟,最想说的,不见了,胡一虎说要跟两会代表委员对话,大家抢着说,小胡断了我的麦克,曾子墨说,一虎不让说,我让你一人说。曹景行说,你一人说,不如和小潘一起说,窦文涛说,两个人,不说三人说,所以今天到了《锵锵三人行》。今天跟我们三人行一下。

任志强:对。

窦文涛:而且任总最近关于你的消息,听说囤积了4个亿的保证金,也跟人家抢地王去了?

任志强:对,人家规定要交多少亿的保证金,我就得交多少亿的保证金。

窦文涛:抢的感受怎么样?

任志强:我们打不过人家。

窦文涛:打不过谁?

任志强:打不过这些大款和央企。

窦文涛:你们不也算国企吗?

任志强:我们是国企,但是我们没有这个央字,地方国企,所以就比地方央企差了一截,矮了半头。

许子东:央企不是现在都要撤了吗?

任志强:央企是少数说要撤了,他是把拿刺刀的,拿手榴弹的都撤了。然后把带导弹的和带核武器的都留下了。

窦文涛:这话说得精彩,所以人家潘石屹还调侃他,说就你拿4个亿,还不够丢人呢,去跟人家争地王?

任志强:那是保证金,那是必须出的,人家别人也得交这几个亿。

窦文涛:那就是个准入证?

任志强:对,那和投标的钱没有关系。

许子东:入场券。

窦文涛:人家网友有人说了,咱们温总理刚说完公平正义,比太阳还要光辉,之后两会刚一开完,一天之内北京三地王,咣叽出来了。

任志强:对,这也是公平正义。

窦文涛:怎么叫公平正义?

任志强:人家也是举牌举出来的,要没有第二个人撑着,他也不会有第一人更高价。他也是互相举着,越举越高,所以也是公平了,你大家都看得见,你不能说不公平,你怎么不公平呢?他也透明啊。

窦文涛:你说这个,倒我让想起吴敬琏最近讲一句话,他就老批评这个什么央企,国企拿地。但是也应该理解,他拿了那么多的天量信贷,在商言商,你让他把这个资金,往哪儿投,最保证盈利呢?

任志强:不光是天价的信贷,你比如说16家企业中,其中有3家是去年上市,一个是中铁,一个是中建,一个是中冶,每人上市,都拿了400多个亿,三家加起来,有1千多个亿,你不就是让他干房地产的吗?所以你才批准他上市。他拿了大把钱,不买地,他怎么做房地产?所以天生就是中央告诉大家,这几个央企要进入房地产,要到市场上融资,拿了大把钱,要买地。

许子东:所以举牌那一瞬间,是公平的,但问题是大家背后那些导弹坦克怎么来的途径各不一样,你要讲不公平,可能那个地方就不公平。我这个土法做的手榴弹,他是人家批给他的导弹,我跟他打,打战场上是公平的,实际上,当然背后大家不公平。

任志强:换句话说,它是一个资源占有性是不是公平?也可能我的资本金,央企资本金是全国的财政税收或人民的钱集合到我这里来,地方的,可能就是地方的一部分资金集中到他那儿去了,民企要靠自己的资金集中到他那儿,这是一个资源分配问题。同时还有一个银行信贷的资源分配问题,上市融资的资源分配问题,为什么批给他们去上市,不批给别人上市?这就是资源控制问题。多重资源控制,就决定它有一个更大的优势,我可能能打败你,我有导弹,我有航空母舰。

窦文涛:所以像任总只能感慨自己无能。争不过人家。

任志强:是。

窦文涛:但是这个客观的结果,是咱们看到地王周边。

许子东:都上去了。

窦文涛:你知道有一个女的,几年前大概花九千多块钱在北京大望京的地方,买到房子,好家伙,地王一出来,把她乐得快晕过去了,你知道吗?两万,三万一平米,现在周围地价全上来了,你这个,所以为什么说社科院有个调查,说现在民众对房子的怨,已经是中国民间第一怨,你又怎么讲?

任志强我不太认为是第一怨,你就像你说的女同志一样,她在高兴地价涨,也就是说,我们原来有85%的人拥有了私有住房产权,这些人都在高兴,哎呀,这个房子又涨价了。换句话说?

窦文涛:你说有85%的家庭有私有住房产权?

任志强:对。

窦文涛:但是我看到社科院的一个调查,说85%的家庭买不起房。

任志强:它指的是工资,它不是说你现在有没有房子,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我们85%的数据是人口普查的数据,也是建设部公布的数据。为什么?从产权的情况来看,我们原有的,约有52%是存量住房里的房改房,这个房改房的数量是巨大的。那么就是说1998年以前,或者到2003年以前,最后一批分房子才分完,这些分房子的人,都用的房改价买的房子。

许子东:当初大概是两三万。

任志强:高的也就五六万。

许子东:就把公家分配的房子,当初我们是这么看的,这是国家把大家推入市场之前,给国家照顾的这些人,一批?

任志强:给你补偿?

许子东:对,让你进入市场了,这就是以前你为国家贡献,就是这批,就带出这个房子了,就几万。

任志强:所以我们看媒体上说,有些部长说,我现在的工资买不起房。

窦文涛:对啊。

任志强:但是倒过来说,那边国家给了他一套房子,而且那套房子,可能值几百万,是多大的一套房子。很清楚的事,就是因为有分配,这个分配已经决定了这个比例占的是巨大的。

许子东:但是这两个85%其实都对,你讲的85%,现在的人,他觉得我拿现在的工资去买房,85%都觉得买不上,因为房子涨了几百万。我算下来,我两辈子都得供那个房子了。他讲的85%,就是中国现在实际上,私人拥有房,我概念上不对了,我们拿的使用权,其实跟西方不一样,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使用权当做是私有财产,我们的私人拥有率是超过世界大部分国家。

任志强:超过世界所有国家。

许子东:所有国家,美国、欧洲50%,香港50%,差不多买房的人。但是问题是为什么85%拥有房子的,照样抱怨买不起房子,就是因为两个原因,第一原来这些房子,相对来说,是比较差的,旧的,他们脑子里没有觉得,尤其是他们的子女没有觉得,这个是可以安身立命的房子。而且第二,中国的社会,是一个阶层阶级的划分,不是靠具体的数字,物质财产,而是靠上下比较的。我本来我这个处长分到的房子还可以了,两房一厅,全家住住还可以。可是现在周围盖了这样的楼,他的同学,国企,私人的企业,外企,都赚了很好,因此他们马上觉得,本来自己是特权,现在变成弱势群体。

窦文涛:我跟他聊,就比较头疼,你知道吗?因为这就是典型的信息不对等,他满脑子,都是这些数据。可是我知道的,民怨沸腾,民怨都变成民怒了,那是谁在怨呢?

任志强:你只能说网上和媒体上,显示是这种民怨。比如说这次有媒体说,两会期间,有50%的政协委员和代表们提案,都是说房价。但其中里头可能有30%是针对政府地价收的钱太高,而不是说房价太高,而是说地价太高,这叫房价,这是两个不同性质。所以你说民怨从哪里来?我觉得大家看到的媒体,报纸,或者说网络上,更多的是没有买房子的人,或者80后这一代人在电脑上敲出来的民怨。很多老年人,他觉得我这个房子,以前只用不到5、6万就买了一套房子,如果把这套房子,实际是我是能力再买一套新房子。可是你要按他的工资收入说,他是买不起的,也就是说,你要把存量资金算进去,不能仅仅算工资收入。

窦文涛:所以要不说,他都受到人身威胁,他说的话,谁都揍他,但是,倒是很多行业人士,就是说,他讲大实话。你比如说他这句话,我估计很多人就得骂你,他说,民怨沸腾,就是一小撮,他说上网的人,都是刚刚大学毕业的,80后,90,我一看,全是我们组里边这帮小年轻,他说见到过记者,这些操作媒体的,有话语权的,现在基本上也都是刚刚出学校的学生。

任志强:这还不是我说的,这是两会代表,人大代表傅军在大会上说的,在两会上说的。

许子东:我不太同意,我觉得那部分人声音最响,,这是。但至少还有两批人,对房子极大的不满,一批就是从农村进来的,新的农民工,你刚才讲的85%的分房,他们完全没有得到,所以他们要在新的城市,他们所献身的城市要买房子,这个压力巨大,他们有不满。

任志强:我也承认。

许子东:还有一批,你得考虑到,就是现在包括政协委员这么多的提案,就是前些年的干部领导,他们分到房子,就是我刚才讲的,当时他们在社会是上层,可是经过十年的折腾以后,他们当初5万买来的房子,现在相对算比较差的了,而且他们的社会地位又是比较高,他们可以到人大去开会,他们也有强烈的不满,对社会这个剧烈的变化。

任志强:你说的那些从农村来的人,我就有一个疑问,我们在城里头买一套房,是租的国家的地,我要交70年的出让金,可是你在农村有一套房子。

许子东:可是他现在在城市里工作?

任志强:我不管你在不在城市中,你算有房子的人,你不能说你是没有房子的人。因为那个宅基地写的你的名字,所以这个制度倒推回来,是因为我们进城这些农民,没有办法把家里的承包地和宅基地,变成进城资金,变成房子。所以这是国家制度问题,这跟市场中,是没有关系的。

窦文涛:他即便是?

任志强:如果允许变化,也许就没有这么多问题了。

窦文涛:他即便是变换成了,他在北京能买得起房子吗?

任志强:那你,好,我们看看最近有一个社会说法,叫“逃离上广深”。

窦文涛:上广深?

任志强:就是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我们算算,北京上海、广州这三个城市里头,现在总人口占全国的多少?不到5%。那么是不是所有的人,都要非要挤到5%的才能拥有的城市了头去?那当然有毛病了。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公平分配这个社会资源?不能。不能公平分配社会资源的结果,就一定是竞争。竞争的结果就是谁房价高,或谁买的起房子,你就来,买不起房子你就租。这跟我们的教育资源和其他资源是一样的,是不是我们教育资源应该社会公平?你应该上学,我也应该有资格上学,但是谁上好的学校呢?要靠分高。分高怎么来的?贫穷的孩子,常常因为他没有那么多辅助性教育,没有钱,所以他拿不到最高分。而有钱的人,因为增加了辅助性教育,他可能拿了一个最高分,所以他进了清华,进了北大,进了好学校。

许子东:你的意思?

任志强:一个道理。

许子东: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的人,天然就分高?

任志强:不是天然分高,天然他就分低,因为在我们的制度里头,在这个城市所在区域,可能我考400分,我能进去,你在外地,对不起?你得考440分,或者450分才能进。

窦文涛:门槛高。

任志强:内外这个差是不一样的,这是很清楚的。这就说明一个道理,就是公共资源,或者最优秀的资源,不是所有人都能平均共享的。表面看机会是公平的,但要通过竞争才能获取,他就形成这么一个差距。

许子东:我同意你的说法,资源没法完全平均共享。但是现在大量的农村各地的人口涌入这三四个大城市,并不是只是向往大城市生活。这几个大城市急剧的发展,很多程度上就靠了这些移动的劳动力,我们中国这些年的生命力,就靠了这些移动的劳动力。你现在不能说,他们进大城市,贪图大城市的生活,不公平了,这样。

窦文涛:对,人家把北京的大楼盖起来。

许子东:你乡下的地,没有带来,我不管你。

任志强:恰恰存在这个问题,我们现在有些省市,是存在劳动输出。另外一些省市,存在输入。可是你倒过来说说,劳动输出那个省市的房价是不是就低了?是不是剩下的人,为了选一个好房子,你也可以进入城市,你就选劳动输出省市的地方去生活,不是最好吗?因为它的房价低。凡是劳动力大量的输出,工作,你可以在这里,也可以不在这里。我们看看现在的民工潮回流,很典型的就是,他可以不在这里工作。如果你非要挤到5%里头去,那你就要有5%的本事。否则的话,你就要到60%,70%的地方去。

窦文涛:任总,我给你看看,这5%的本事得多大。我们抄到一些资料,我们可以看看,房价现在排名第一,北京,东三环每平米4.5万了,然后,北京,一个北京人买一套90平方米的西四环附近的,价格在3万平方米的新房,不吃不喝,要101年?

任志强:你干吗非要买西三环的房子?

窦文涛:那买哪儿去?买石家庄的房子吗?

任志强:不是,顺义,平谷,怀柔,密云,都有房子。

许子东:可是他整天就在东三环上班?

任志强:东三环上班,你就来回跑吧,美国在纽约住的人,有几个是在纽约上班的?

窦文涛:人家有车啊。

任志强:车,从长岛到纽约,大概要两个多小时。大部分人住在新泽西,你可以坐船。对吧?用的是公共交通。真正利用私人交通,在纽约,没有多少,因为纽约如果都用私人交通,是挤不动的。很清楚,华盛顿,有几个人住在华盛顿?连总统的的戴维营都得跑到马里兰去。

窦文涛:可是你拿纽约公共交通条件和人口数,你跟中国的比,能比吗?

任志强:现在北京也在做这个事情,所以通县通了地铁了,你跑通县去,可以啊,没有人说不行。为什么华盛顿的人,可以住在马里兰,马马里兰要开汽车,要比我们去通县,多两倍到三倍的时间。为什么可以呢?你也可以不挤在这个大城市里头,没有人非要你挤在这个大城市里头。

窦文涛:你能想象一个月挣两千块钱的,一个大学生,他开着车?

任志强:对,如果你只挣两千块钱,说明你不适合在这个城市,因为你的劳动生产力太低了。

窦文涛:那北京都成了土豪、恶霸住的地儿吗?

任志强:你就换一个地儿,我们春节的时候,有一个节目,是中央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分别有一个节目,回忆的是2009年人们的生活如何好。其中这两个节目里头,都特别播出了我们的农民工,在北京打工买了房子,结了婚,从自行车,手推车,到三轮车,到摩托车,到汽车,13年的时间,有这么大一个变化。然后他们不但买了房子,而且结了婚,在北京成了家。北京台和中央台两个节目,都有这个案例。

窦文涛:你说民工英雄榜上的人物吧?

任志强:不不不,就是个卖菜的。那就说明他的劳动力,虽然我只是从最低开始,但是我有一个发展的过程,13年的经历中,他从最低劳动力变成了可以开汽车去卖菜,这就是个发展过程。

许子东:充分证明了这两个电视台,寻找范例寻找的好。

窦文涛:这模范选的好。

任志强:如果你是干了13年,你还是拿两千块钱,说明你没有本事。为什么你非要在这挤着,赖着?

窦文涛:这么说,让我们这个农民工兄弟,大学生,这些?

任志强:我们现在施工的农民工兄弟,现在的工资已经很高很高了,如果仅有两千块钱,我连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,我都雇不起,大工,已经到了一天120块钱,怎么能是两千块钱收入呢?说明你太没本事了。小工,我们现在已经到80块钱左右,到90块钱了,三九还2700块钱呢,你才拿两千块钱,你凭要在北京混?

窦文涛:温家宝总理都说,中国现在这个社会收入严重不公,对吗?

任志强:不公平我承认,北京还不能没有低工资的人,要没有低工资的人,那个菜价就高了,我承认。

窦文涛:你还说,人家挣不到钱,是你没有本事。

任志强:但是人家不买房子,对吧?人家挣两千块钱,就不想在北京核心区买房子,你可以到边远地区去,你也可以租房子,你干吗非得买房子?

窦文涛:咱岔开一个话题,你觉不觉得?

任志强:你说过了,就岔开一个话题?

窦文涛:不是,我相信这个节目做完之后,千万人民会暴打你,他们会代替我。我跟你说的是另一个,这个整体国家经济发展,也值得忧心吧?

任志强:对。

窦文涛:你现在就有人说了,这个地价,抬抬抬,抬到这么高,不光是个老百姓买不起房子的问题,他们现在有人拿东京当年日本做比较,就是当年日本的覆辙就是什么呢?那个时候地价一直涨涨涨,相当于加州面积的日本,一度上个世纪80年代,这个地价的市值总额,就等于美国全国的地价市值总额。后来到了1998年,我也有数字,1998年,东京都的地价市值总额,就等于整个美国的地价市值总额,你这么发展下去,你不崩盘吗?

任志强:崩盘。

窦文涛:对,这不值得忧心吗?

任志强: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,我们中国现在都加起来,还不如GDP,你操什么心?人家那时候已经是日本GDP的6倍,你是吗?不是。日本当时有一个特点,农民发了财,因为它的土地私有化了。所以地价抬高的时候,是农民把土地卖给了政府和企业。亏的时候是企业跟政府亏了,农民没有亏,所以国家人民富了。

许子东:所以你基本上觉得?

任志强:等于是国富向民富转移,中国返过来了,中国的地价高,是政府从农民手里把地低价收过来以后,高价卖给了市场,这是两回事啊,这完全是倒过的,所以国富了,民穷了。你要把这个历史观先搞清楚,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过程。

窦文涛:许老师,你觉得他刚才讲的是人话吗?

许子东:不不,他是讲实话,实话说出来都是好的。不过我的担心是这样,从97到现在,中国是创造了经济增长的奇迹,GDP增长了4倍。可是这期间,97年到现在,中国一般城市里的房价,至少涨了十几倍。

任志强:你这个数字不对。

许子东:十几倍,你随便一个房子,97年到今天,至少十几倍,那个时候,一百万的房子,现在一千多万。

任志强:不对你说的是核心城市,城市核心区,然后个别的楼盘。你要按全国统一的数字?

许子东:房改的时候的房价到现在,至少十倍。

任志强:不对,全国统一的数据,在1998年,大概1900多块钱,接近2千块钱。去年全国的平均数字是4440块钱。

许子东:才涨了一倍?

任志强:也就算多。

窦文涛:你哪来的数字?

许子东:97年到现在才涨了一倍?

任志强:国家统计局正式公布的数据,而且是按去年9亿3的建筑面积,4万3千亿的价格除出来的,你算就算出来。

窦文涛:但是你知道最近微博上,还有一个乱子,说是什么?一个地理学家,一个探险家,还有一个统计局的,迷失在沙漠之上。谁最后能获生?答案是统计局的,因为他们水分最多。

任志强:你说的可能对,我们倒过来说一说,我们说,这个30年以前,我们白菜的价格是多少?不到2分钱一斤,现在呢?现在可能2块多钱都打不住了,可能5块钱一斤。

许子东:所以房价跟别的价一起都在涨,我同意。

任志强:是不是?但是房价不管怎么样,当时的造价只有300多块钱,对吧?现在如果按4千多算,你也就涨了十倍,和那个白菜涨了250倍,差远了去了,是吧?就这个工资算,78年,我们的工资是256块钱一年,今天呢?你刚才说的,最低的可能都2500一个月了。

窦文涛:这一脑子数,我也不知道你说得对不对。

任志强:那差了多少倍?差了一千倍

许子东:房价这样涨下去,有两个危险,一个是民众会反,第二国家竞争力会下降。

任志强:我非常同意你说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